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散文 > 正文

行走在英格堡

2017-12-06 12:24:52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分享到:

□ 袁婷

日子如飘荡在天际外的云彩,时而厚重,时而轻盈。回顾来时的路,已然蜿蜒在心间,镌刻于生命的历程,任谁也不曾抹去。

我想,我是深深地爱着英格堡的,而且待的时间越长,这种感觉就越是牢不可破。

水草湾,这个如它名字一般美丽的地方,于无声处,在每一个静静的夜里,默默述说着它曾经的金戈铁马。烽燧战火的年代,马场窝子的马蹄声,时而急促,时而舒缓,宁远大将军岳钟琪的传奇人生在水草湾延展开来,千军万马奔腾在别失八里的广袤土地上,天山南北一统于泱泱华夏,葛尔丹的雄心壮志至此消失殆尽。岁月要经过多少打磨方可成为历史,历史要经过多少沉淀方可厚重……行走在历史的边缘,在朝代的更迭中,找寻业已泛黄的碑文,探索那山那石的印记,只因对这片土地的无限眷恋。

风,已然不再是朔风,虽吹过,却不留一丝痕迹,山的庄重见证了水草湾的过往,军马场的盛世辉煌依然留存在历史的天空熠熠生辉。

溯流而下,一条宽约30丈的老河,两岸是逐水而居的人家,房屋临河而建,错落有致,老街店铺林立,商贾往来,驼铃阵阵,历史的卷轴一一打开,那些过往的画面一一呈现,街街子以其特殊的地理位置被记录在天山北麓的历史一页。

月初上,夜渐凉,繁星浩荡,夏虫低鸣,人们沉沉地进入了梦乡,古榆的树荫洒落一地,空气中弥漫着麦子成熟的味道,月亮地古戏台静静地坐落在村子的正中央,耳边仿佛还回响着那一声声秦腔的怒吼。这个有着近百年历史的传统村子,以其特有的汉农耕文化生长在西北大地,印刻在历史的年轮中,见证了南来北往的过客,古往今来的历史。

庙尔沟的钟声响了,菜籽沟的海棠红了,金色的麦浪随风而舞,一年又将过去了。

曾记否,那些浓的化不开的乡愁,正悄悄集结在英格堡的山山水水之间,散落在一草一木之中,你的每一次快门都将是一帧完美无瑕的七彩油画,亦或是意境深远的水墨画,它们或许是农人的耕作身影,或许是大山深处的云杉,或许是铺成一地的庄稼,又或许是麦香、草香、花香。

英格堡,正在以它最后的乡愁之姿,行走在历史的边缘。

你来,乡愁仍在。

你走,乡愁更浓。

 

关键词:

上一条:惠民超市——在乔仁村(二)
下一条:天山新地驻村记

友情链接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