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散文 > 正文

少年雪

2018-01-03 12:12:48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分享到:

□ 耿艳菊

少时的风,撩开苍灰的天空,眸子里千树万树的梨花便开了,天空明净起来,四围世界明朗起来。洁白的云上端立着一群白色羽衣的仙子,巧笑嫣然,一捧捧往人间泼洒着洁白的花朵。那是名叫雪的花朵,那是少年的雪啊!它像少年人一样,像少年的想象一样,天马行空,放肆任性。

雪是冬日的灵魂,少时的冬天才真正算得上冬天。仙子们倾洒下三天三夜的雪花朵,雪花层层堆叠,封住了门槛,却封不住少年灵动的心思。高大的父亲,哈着热气,摩拳擦掌,笑眯眯地拿着铁锨铲雪,清扫院子,一扬一落间,我小小的心也跟着一起一伏,雪花会疼吗?

院子外,伙伴们已在叽叽喳喳,声音清脆得像三月的鸟鸣。有伙伴开始扯着嗓子,唱戏一样地,喊我出来玩。母亲说天冷,不许我去,依旧不动声色地忙她手中的活。我在屋里有点待不住了,毛躁得像个小蚂蚁,哪里会觉得冷?雪花疼不疼的事,也不管了。趁母亲去里屋拿东西的时候,我“嗖”一下跑出去,父亲看到我,悄声说,去吧,去吧。母亲出来不见我,又气又笑,我听见父亲劝:“孩子不怕冷,冻冻结实,正贪玩,让她去玩会吧。”母亲没有喊我回去,我便更加心安理得了。

白茫茫的乡村寂寂的欢腾,三奶奶家的小花狗也出来赏雪呢,蹄步落处,听得见簌簌的雪响。好玩的是村庄东边的树林,每棵树上都开满了雪花。我们这一群欢腾的少年,笑声、歌声,响彻云天,枝上的雪花惊得摇摇落落。年少的心热诚诚的,一点不畏冷,手套不戴了,夹在低矮的树枝间。挽胳膊撸袖,抓起一把白莹莹的雪,先尝了一口,甜沁沁的凉,咯咯笑起来。这白灿灿的雪是天地的笑容吧,我们为这新奇的发现窃喜不已。抓起一捧笑容,又抓起一捧笑容,紧紧地把它们团在一起,似乎天地间的笑容都在自己手里了。我们把这些笑容在茫茫林间堆起了一个洁白美丽的雪人,对她笑,对她做各种有趣的表情。

小凤笑嘻嘻地从衣兜里拿出一张大红纸,宝贵得谁都不让碰。小心翼翼地蹲在雪人前,隆重地给雪人染红了嘴唇。我们屏气凝神,望着她,她得意地向我们炫耀:“这是我在哥哥结婚时,偷偷藏下了一小块。藏了一年,就是要给雪人涂口红,让她更美丽。”我们都哈哈大笑,等了一年,我们都在等这天地的笑容,等笑容里的狂欢。

雪天唯一不好的就是去学校。学校在村庄外不远,可是却有一道陡坡,是通往学校的必经之处。灵巧利落胆大的孩子,猛一跑就冲上去了。而我慢,又磨蹭,胆子也小,脚下总是打滑,滑来滑去,要摔几次才能爬上去,好在穿得厚,也无关系。这坡陡路滑的难处,却并未降低对雪的渴盼。像少年人的成长,像竹子拔节,拔节的疼痛在拔节的惊喜面前微不足道。

成长后,拔节的疼痛消散了,拔节的惊喜也跟着消失了。气候回暖,即使盼了一年,到了冬天,天地间的笑容总是那么羞涩,别别扭扭,挤出几丝欢颜,节制得很。有的年份甚至一冬无雪,灰突突的世界,没有一丝笑颜。天地,雪,是否和人一样,也分年少和年长?少年时,像雪花一样,总不吝啬自己的笑容,满世界的绽放,那么放诞,那么任性,那么纯粹。及至成年,快乐和笑脸,宛如暖气侯下的雪花,那么节制,那么难得。即便偶尔笑,那笑也笑容丰富。

 

关键词:

上一条:元旦随想
下一条:爱出者爱返

友情链接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