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散文 > 正文

童年的大街

2018-01-10 16:01:03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分享到:

□ 胡长伟

今年,集市上的生意特别火爆。沉睡了一年的街道又开始苏醒。离春节还有十多天,大街上已经人满为患。外出打工的人满载而归,他们为自己的新房添置家具、电器。在他们的意识里,楼房、家具就是他们的家。农村的大街与城里的市场大不相同,农村都是露天集市。卖家具的,卖家电的,卖服装的,卖猪肉的,卖菜的,卖烟花炮竹的等等应有尽有。真货也有,山寨版更多,鱼龙混杂。不过,你大可放心,这几天绝对没有工商人员前来执法,更没有警察巡逻。小偷也趁机偷几个小钱过年。集市上的买卖人,个个都戴着“面具”。不过,他们戴的并不是鬼脸,而是完美的代名词。

如果你能静下心来找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下,静静地看,静静地想,静静地思考,你会发现集市上缺少一些东西,再准确地说,是缺少一些文化。这些丢失的文化像人体内流失的钙一样,令人表面上看是一个完整的人,实际上体内的精华几乎消耗殆尽。横观农村的集市,人山人海车水马龙,赶集的人精神抖擞,店里生意兴隆,一派蒸蒸日上的气象。细观这个集市,除了买的就是卖的,集市变得物质而又现实,单调而又乏味,又有些陌生。

童年的集市就像一位慈祥的老人,给人一种亲切感。它几乎是一副真实的清明上河图,给人无限的遐想和美好的回忆。童年的集市没有现在这么大,但它凝聚了那个时代劳动人民的智慧和生活。每年的春节前夕,集市上比庙会还庙会,七十二行、三教九流都出来为即将到来的新年喝彩。东街有说评书的,唱琴书的,耍猴的,耍杂技的。中午,如果你口渴,可以跑到旁边的饭馆里,花上五分钱喝上一碗冒着热气的酵子茶,饿了也可以要一碗胡辣汤,再加一个武大郎烧饼,保你吃个大饱。如果你酒瘾上来,小二倒上二两小酒,再加一碟猪头肉,你可以边吃边喝边看外面的风景,还可以哼几句琴书。

逛罢东街,也可以到西街去转转,西街更热闹,除了生意人之外,有玩木偶戏的,耍把式的,卖狗皮膏药的。最热闹的就是河南人站在戏台上唱戏,每到过年他们都来这里演出,其中的《卷席筒》片段家喻户晓、童叟皆知。每年的春节前后也是媒人最忙的时候,媒人带着姑娘、小伙子在戏台前羞答答地见面相亲。

还有一类人不可忽视,就是小偷,与社会同在,与时间同行。这时候他们最忙,哪里聚集的人最多,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小偷二字虽然没有写在脸上,但他们都有标志,比如把衣服耷在肩上,衣服的上口袋放在背后,这就是同行的标志。还有一种标志就是把一张钱折起来,一半放在口袋里一半露在外边。同行发现是自己人,点头便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他们也有门规,不偷同行,不偷老弱病残,偷来的钱大家共享,若触犯门规,轻则逐出家门,重则剁手指。因为他们门规严谨,所以社会上也有他们的一席之地。再看看眼下的小偷,江湖乱套,没规没矩,不管老弱病残,甚至人家救命的钱,有机会也要下手。

随着时间的流失,桑田变成了沧海。曾经的老街不见了,老街上那一排排土房子被埋没在背后干涸的护街沟里。再也品不出坐在饭馆里喝胡辣汤的那种味道了。那位说评书的老先生哪里去了?那位唱琴书的大姐又在哪里?河南的豫剧团咋就不来了?戏台前那对相亲的男孩和女孩成家了没有?古朴的大街、手摇夹板的老人、手弹扬琴的大姐、浓妆艳抹的女子、羞涩的男孩女孩——都会给那个时代的人留下美好的回忆,难忘的记忆!回想起那街、那人、那段感情,我的心又沉重起来,因为心中又多了一种乡愁。

无情的岁月匆匆而过,那些珍贵的民间文化就像一座古建筑,因无人问津,无人修缮,带着幽怨被埋没在古老的护街沟里。它们走了,带着那条古朴的老街和善良的百姓走了。它们走了很久很远,情不自禁地回头又看一眼身后那片躯壳。

 

关键词:

上一条:一碗花饭
下一条:乌鸫

友情链接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