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散文 > 正文

忆元宵

2018-02-28 16:48:15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分享到:

□ 蔡淼

过了腊八就是年,盼了小年盼大年,除夕过后盼元宵。元宵过完这个年才能算作真正意义上的过完。看着窗外锣鼓喧天,五彩缤纷的礼花肆意地在天空绽放,儿时的元宵节不由自主在脑海中闪过。

在元宵节这一天,吃元宵是必不可少的。母亲做的元宵永远是记忆中无法替代的。每次临近正月十五,母亲就开始忙碌起来。

母亲精打细算着去商铺买些瓜子、花生、冰糖、核桃之类作为馅料,我们兄弟几个则在家把核桃剥开,然后碾碎,等到母亲回来配料翻炒。看着“白白净净”的核桃可把我们兄弟俩馋坏了。我们约定互相监督对方,谁都不许偷吃。等到母亲回来,我们兄弟俩开始剥瓜子和花生,最后伴着冰糖全部捣碎。母亲则把提前泡好的糯米用簸箕沥干水分,然后倒进臼窝里,用铁杵锤成“面粉”。

基本上都是我们和母亲同时完工。看着母亲脸上的汗水,我朝弟弟一眨眼,他就飞快地跑进堂屋给母亲端来一杯水。最后,母亲将碾碎的瓜子、核桃、花生聚拢在一起拌成馅。

接着我们就和母亲一起包元宵,母亲心灵手巧,动作娴熟,她包的元宵大小相同而且面相好看。我们兄弟俩做的元宵,最终都要交由她来重新“修缮”。按照祖辈传下来的传统,我们要在几个元宵里分别包上一分钱的硬币。要是谁能吃到包着硬币的元宵,那么谁就是一个有福之人,那是一个美好的寓意。每次我们兄弟俩都会吃到这些特殊的元宵,后来我才明白那是父母的安排,他们希望我们能够开开心心,健康成长。

母亲包的元宵,在我们看来那是人间最美的味道。每当一个个圆滚滚、香喷喷、胖乎乎的元宵从锅里捞起盛在碗里端上桌子,我就感觉特别满足,不吃也满足。后来离家在异乡,闲暇之余我也多次做过元宵,可是不管怎样,始终做不出当年那个味道来。或许那就是母爱的味道吧,因为她不在我身边,我看不到她脸上的幸福,再精致的元宵也比不了。

又是一个祥和的元宵佳节,我没有吃元宵。我拨通电话,我听见母亲在千里之外的颤音,我无法想象母亲头上的白发和脸上的皱纹。还没等放下电话,泪水已经顺着脸颊掉了下来。


关键词:

上一条:舌尖上的汤圆香
下一条:心灵成长从自我救赎开始

友情链接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