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散文 > 正文

乡愁是一碗转转酒

2018-04-11 12:17:55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分享到:

□ 何洪金

逢年过节,亲戚朋友一聚会,那酒是少不了的。十多人挤在一张八仙桌上,一人一杯,喝完满上,不停地喊干干干,然后,互相说着祝福的话敬来敬去,这样的场面,相信大家都很熟悉。然而十多年前,我的老家不是这么喝酒吃饭的。

我那时在外面当兵,只有春节才能回去一次。我的回家,自然是整个家族的大事,还没到家呢,几乎所有的亲友都在家等着了。

拉完家常,摆过趣事,隆重的晚宴就开始了。按老家的规矩,妇女儿童是不能上八仙桌的,他们只能单独坐在一张小桌儿上,原因现在想来,一方面是条件简陋,大桌子只能坐男人,我家只有一张大桌子,人多了也挤不下,另一方面,坐大桌子的大男人们是要喝度数很高的白酒的。妇女小孩一般不喝酒,所以,他们就不用坐大桌了。

那酒,父亲早就打好了,满满一塑料大壶,足足有十斤重,是从乡酒厂打回来的高粱酒。没有标明度数,那酒劲儿大,一喝进去,就从嘴巴里一路烧到胃里,仿佛咽下的不是酒而是一枚火炭,估计得有五六十度。没有酒杯,只有一口大海碗,像梁山好汉们喝的那种敞口碗,倒满就是一斤多。桌子上自是摆满了菜,除了自家炒的黑乎乎的两碗花生,南北对放,四方都便于抓取外,还有两盘咸鸭蛋,不是整个,而是用刀剖成四块,切成月牙形,白白黄黄的,摆满一个大盘子,然后就是腊肉香肠,各切两大盘。此外,还有炒的新鲜肉,如青椒肉丝莴笋肉片之类,外加一两个素菜,正中间则是一道大菜,海带炖鸡,这么一弄下来,桌子上几乎就没有空地儿了。

一切准备就绪,按辈分,自然是长辈坐到上席,同辈的则年龄大者居上。大家都坐好后,主人先得说上几句,这个时候,自然是老爹了,他做过村川剧团的演员,演过《十五贯》里的丑角娄阿鼠,口才还是不错的。他说,“大娃子千里迢迢从新疆回来过年,不容易,我们今天坐到一起,首先祝大娃子工作顺利,在部队上好好干,争取每年都能给家里寄立功喜报;然后,祝在座的所有亲戚朋友身体健康,春节愉快,明年更比今年好!”

老爹说完之后,才慢慢拿起筷子,他不说声“请”,是没人敢动筷子的。

老爹说完请后,坐上席的长辈率先夹菜,等他放进嘴后,我们才跟上,一般长辈夹哪个盘子的菜,我们只能跟着夹那个盘子的菜,而其他菜,你再想吃也不能碰,也就是说整个宴席都是长辈吃哪儿我们跟哪儿,否则就是不懂规矩,没有礼貌。吃过第一筷子菜之后,放在长辈面前的那碗酒,也由长辈第一口喝,他喝下一口之后,会用右手逆时针往下传,第二个人也会喝上一口,然后又往下传,一般两三分钟就会传上一圈,那一大碗酒,传第一圈下来,差不多就要少一半儿了,然后传到不足三分之一时,老爹作为酒司令,随时关注着酒的多少,传到他那儿时,他就及时把塑料大壶里的酒倒进碗里,然后,又一边喊着“请”,一边聊着天,一边继续喝酒传碗。

如今想来,这种喝法,似乎不卫生,却也很有好处,那就是不用互相敬酒了。

人多话多,尤其是几口烧酒下肚后,那故事就讲不完了。好在,大家都很高兴,从晚上六七点吃喝到次日凌晨一两点是常有的事。如果那天是大年三十,只当守岁了。

喝到后头来,那酒碗就传得越来越快了,而且里面的酒传来传去,减少得就有些慢,老爹想再添一点都不行,这个时候,说明大家都开始“踩假水”,不敢再多喝了,只是把那嘴巴挨到酒碗上,做做样子,或者抿一点,或者只是打湿一下嘴皮,甚至,可以什么都不做,等那酒碗传到自己面前时,直接击鼓传花般传给下一位就行了。

这个时候,也意味着酒席进入了尾声,大家吃好喝好也该休息了。

这一休息,就是十多年过去了,老家随着父亲的过世,母亲的进城,老房子早就杂草丛生摇摇欲坠,别说喝转转酒,逢年过节村里连个人影都不容易看到了。

随着生活越来越好,经常参加城里的各种聚会,虽然喝过红的白的黄的各种美酒,但再也喝不成老家那独特的、弥漫着浓浓亲情的转转酒了。

如今,又要过年了,无老家可回的我,只好拿来一个大碗,倒上小半瓶酒,缓缓地端起来,冲着故乡的方向,喊出一声“请”,然后轻轻地喝下一口,再把酒交给女儿,她不喝,只是看着我,尔后又把酒碗传给我,我又喝了一口,所有的乡愁全都在这转转酒里了……


关键词:

上一条:幸福保卫战
下一条:戈壁瀚海梨花香

友情链接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