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散文 > 正文

乡下“小名”

2018-05-09 11:08:06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分享到:

□ 郑志宏

以前长在山野乡间的男孩子,往往都有一个小名儿。在乡间取什么小名儿大多也没什么讲究。大多是什么猪呀、狗呀之类的,然后在前面再加个阿字,便成了阿猫阿狗的。有的则是因为孩子长得黑、长得胖、长得矮……因而有了一个形象的小名儿。

小时候,我的伙伴们也包括我,每个人都有一个小名儿。都是些“俗不可耐”的小名儿。听大人们说都是爷爷们给取的。小时候,很难听得到有人叫大名。总是什么阿猫、阿狗地叫着,孩子们听着也应着欢,觉得那就是自己的名字。记得读小学时,老师问大家叫什么名字时,有好多孩子就随口说了小名儿,当场老师就笑出了声,他们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大名。对于孩子来说,叫什么只是分辩你我他的一个代号而已。

读了书后,老师不许同学间叫小名儿。不曾想,有的同学还会再多出个小名儿来,那是同学之间互取的外号。小名、外号都是很有生命力的,顽强地“长”在乡间村庄。到现在还有许多儿时玩伴见了面,还是叫着小名或外号,似乎已成了那个人的代号了。

每每乡村的晚霞染红天边时,乡村处处就响起父母们叫着猫呀、狗呀的大嗓门,和着鸡鸭鹅的叫声,那绝对是乡间日落时分一道不可多得的风景,也是乡村一曲美妙无比的协奏曲……

当孩子们渐渐长大了后,开始体会到那方块字的魅力后,觉得那小名儿实在有伤自己堂堂五尺男儿的面子,难登大雅之堂,为此就开始了“抗争”。不许父母叫,也不许别人叫。如果叫了他的小名儿,他就会大发雷霆。可这又有什么用?这小名儿长在乡间田野中,有肥沃土壤滋养着,那生命力无比顽强。那能在一朝一夕间消失呀。老师来了,客人来了,还是“我那阿猫、阿狗真不长进……”照样脱口而出,邻居、叔伯、大婶、大妈见着你依然亲切地叫着小名儿,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落下一个无奈的你,只有干瞪眼的份。我和父母和邻居们有过“抗争”,但收效甚微,直至现在。

记得读师范时,几个同学到我家来,母亲依然带着乡野味道叫着我的小名儿,令同学们笑弯了腰,他们一直问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小名儿,我一脸尴尬,但又能和他们做什么解释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难听的小名儿。

一时“疏忽”这小名儿又成了我的代号,直到现在我都是孩子他爸了,父母还依然叫着我的小名儿。不时,我的儿子还会学他的爷爷奶奶叫我的小名儿,让我好是无奈。但有时当朋友们来访时,突然听父母叫着我的大名,一时半会儿还真没反应过来。会突然感到莫名的生疏,或是有些失落,还是叫小名儿来得亲切。

我的孩子没有小名儿,有了一个代表他的符号,一个还不算难听的名字……

这长在乡村的小名儿,是乡村的记忆也是关于父母的记忆,更是孩子们童年的符号。


关键词:

上一条:植 树 记
下一条:筑梦天山 情暖丝路

友情链接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