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散文 > 正文

只要良知还在

2018-05-15 18:23:46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分享到:

□ 周成芳

朋友静的先生最近脑溢血突发住进了重症监护室,昂贵的医药费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我去看她的时候,刻意提到小林。我说,当初你要是不借10多万给他,现在也能缓解下经济压力。静原本愁苦的脸一下子舒展开来,她笑了笑说,钱他已经还给我了。

什么?已经还你了?我顿时又惊又喜。

林是我的老乡,10多年前, 我在主城区一家旅行社从事导游工作,他在本市一家传媒公司做策划。我们同为家乡论坛的资深网友,老乡遇老乡格外亲切,我们成了QQ好友。

从聊天中得知,林刚从美术学院毕业不久,正年轻气盛,不甘心做个小职员,一直想寻找机会出人头地。那阵,他正和几个朋友承办了邻县一个大型的牡丹节活动。林很看好那个项目,他说一旦成功,个人的提成将是他工作几年的收入。

不料天不作美,活动一开始就接连遇暴雨,参加者寥寥无几。林和他的伙伴们亏得血本无归,连基本生活都成问题。身为老乡,我感觉有义务帮他一把。虽与他不曾谋面,但经过一段时间的QQ交流,感觉其个性虽有些桀骜不驯,但人还挺义气的。我转弯抹角找他要来银行账号,直接给他汇去了2000元。他收到款后很是感激,并承诺会很快还我。

果然没多久,他向我索要账号。我并不急着用钱,想等他经济宽裕点再说,就没有理会他。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期间他多次向我索要账号, 我一直没有提供。某日,我刚带团回到旅游公司,同事说有个叫林的老乡等我很久了。那是我第一次见他,个头瘦小,看上去挺机灵。我一直不提供账号,这让他很着急,只有亲自上门来找我,他说免得睡觉都不踏实。

之后,我们一直以姐弟相称。几年后,我回到家乡创业,随后他也返乡发展。那些年各自忙碌,彼此见面的时候不多,偶尔会在网络上互动。

五年前,惊闻他向朋友借了很多钱,随后消失得无影无终。除了静的10多万,身边其他朋友都有几万到十万不等,据说总额高达百万。有人说他做生意亏了,还有人说他是炒期货借了高利贷。唯一的房子抵给了债主,老婆不得已回了娘家,儿子从出生起就没见过爸爸。论坛上,QQ群里咒骂他的内容铺天盖地,不少人打电话问我是否遭殃?

我很是惊愕,他并没找我借钱,但我并不感到庆幸,心里反倒很难过。脑子里反复回想当年他那么执着要还我钱的事。这么一个有担当的汉子怎么会跟坑蒙拐骗扯上关系?难道是我看走眼了?我不停地在内心说服自己,或许他真是遇到了麻烦?

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我一直在打听他的消息,但他依然下落不明。尽管如此,我仍不相信他真是世人口中的老赖。也许他正在努力挣钱还债,可现如今,钱哪来那么好赚呢?何况他一向财运不佳。

去年春季,静告诉我,林给她发来一封电子邮件,大意是那笔巨额的欠款曾让他一度绝望,他想过用煤气自杀,这样一了百了。但他最终选择了活着,这辈子要是不还清债务,即便在九泉之下也绝不会安宁。他说他正在努力赚钱,恳请静一定要相信他。

今年春节,林主动给静打电话问账号,不光还清了她的10多万,还陆续归还了一些朋友的欠款。因还有少量的债务没有还清,林本人羞于露面。他对静说,现在除了努力打拼,其他都暂时不想多说。

我感到由衷的欣慰,当年的眼光并没错。常言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不知道这几年他经历了什么,但他能在几年时间陆续归还债务,一定是历尽了人间的风暴雨寒,可再苦再难他都守住了做人的底线。只要良知还在,闯过了这一道坎,将来的他,一定还会是条好汉。


关键词:

上一条:筑梦天山 情暖丝路
下一条:看电影

友情链接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