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散文 > 正文

小村如画

2018-08-08 18:00:22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分享到:

□ 谢延

我下乡的那个村子,依山傍水,风景秀丽,一年四季流淌的山泉水让村子有了一个颇为自豪的名字——广泉村。我隔月来一回,景色依季节变换,总是让人赏心悦目。

走过村里的沟沟坎坎,田边地头的人们在忙碌,从春到秋。他们依旧遵循传统的农耕生活方式,他们中有许多五六十岁的人仍然在那片并不丰腴的土地上劳作,种植大蒜土豆红花豌豆等作物,当然也种小麦。每户人家都在零零星星的地块上洒下汗水,播种希望。

杂草锄过,春苗节节攀升的时候,他们会长吁一口气。出苗尚好,如果不发生气象灾害,预示着未来可能会丰产。农产品行情如果没有太大的波动,他们就会迎来一个充满欢乐的丰收之年。

每一轮的农忙节点,除了村民之间的互助合作还需雇工抢农时。晨曦微露之际,拿着农具揣着干粮的人们熙熙攘攘奔走在乡村的小路上。田野里瞬间变得有声有色,而且秩序井然。

干农活是一项重要技能,有其技巧和千百年来前人的经验可借鉴。对于初涉农事的我来说,充满了好奇和一试身手的热切期盼。他们拗不过我,终于同意带上我。

盛夏的庄稼地里色彩丰富,甚是养眼。他们手把手地教我那些看似简单的活计。身边技术娴熟的人一个个超越我,对我的笨拙抱以宽容,不计较我手忙脚乱之际制造的一片狼藉。我参与的抽蒜薹和摘红花两项纯手工劳动,对体力和耐力极具考验。

当朝霞从天边渐渐消失的时候,阳光洒满大地,放眼望去,田野里起起伏伏的身影,弯腰曲背的人们双手并进,在枝条上重复着上下左右摘取的动作。地边很快就有了一袋袋劳动成果,羡煞我了!我学着样子努力地去做,但坚持不了多久就腰疼手疼,气喘吁吁,就要歇一阵子。热情的村民早已把茶水递到手边,猛喝几口,站起来跟在他们身后继续干。盯着蒜苗时间长了眼睛发花,竟然把叶子当成蒜薹揪掉不少,亦或是用力不当,把蒜薹拦腰折断了。看来我仍需进一步加强实践。

气温上升很快,汗水湿透了衣衫,阳光明媚而又刺眼,让人不敢抬头看天,唯有低头赶紧干活。摘红花是要采取一些防护措施的,带刺儿的花儿扎手。美丽的绒花在枝头绽放,别样惹眼。红花若是被晒干在枝头就难以摘下来,损失不少呢。所以在晌午之前完工最好。这一茬儿摘完了还会有新的花蕾待放,再进行下一轮的抢收。

这个季节繁忙而又劳累,人们在烈日炎炎中被晒得黝黑,双手变得更加粗糙。

傍晚在村里散步,路边不时有农民骑着摩托车向家驶去,停车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邀请去家里坐坐。我知道,疲惫的他们吃过简单的晚饭就会倒头睡去,第二天又要很早起来下地,我们怎么敢去打扰人家。

由于生产条件欠佳,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这个村子的经济发展,与富裕的村子相比稍显落后。村里的年轻人不多,多数在外谋生,也有一些干得好的,赚钱在城里买房买车,接了父母进城,孩子进入城镇就学。勤恳努力的村民也大多翻新了住房,置办了新式的农业机械,引进优良畜种发展养殖业。

近年来,政策的支持、引导,财政投入的增长,干部们持久的攻坚克难,村民思想的巨大转变,村里终于有了进步和发展,以后将会有更多的人来发现这个更加美丽的地方。


关键词:

上一条:读一本温情暖心解心结的书
下一条:鼠尾草的夏天

友情链接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