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悦读 > 书评 > 正文

读马慧娟《溪风絮语》

2016-12-07 17:33:14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分享到:

  泥土里开出的鲜花


  ——读马慧娟《溪风絮语》


  冯向梅


  今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偶然看电视节目《我是演说家》,正要换台,突然被一个画面吸引:一个头戴粉色头帕身穿白衫黑裤的中年妇女正在演讲,这不是我们新疆回族妇女的打扮吗?难道这是咱新疆人?我停下手中的遥控器,中年妇女用夹杂着宁夏口音的并不标准的普通话叙述着一个西北村妇的梦想,听着听着我就热血沸腾了。她叫马慧娟,是一个地道的宁夏农民,让我震惊的不是她一个农民居然能上《我是演说家》的舞台,而是作为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竟会如此痴迷写作,在田间地头、在劳作间歇用手机坚持写作,甚至用坏了七部手机,这哪里是用手机在写啊,这分明是在用心、用生命来写啊!同样爱好写作的我好惭愧啊,我的写作环境比马慧娟不知要好多少倍,却常常以工作忙为借口懒惰,还会为一块小小的“豆腐块”而沾沾自喜,我突然很想看看马慧娟写的文字,很想知道她都写了些什么,很想知道她都在想些什么。


  金秋十月,文友秀参加了在吉木萨尔举办的一次全国性的少数民族作家笔会,有幸见到了马慧娟,秀激动的告诉我这个消息后,我也很激动,让秀代我向马慧娟问好,就说一个远在新疆的她的粉丝在向她致敬!后来,秀带回来一本马慧娟赠送的她新出版的书《溪风絮语》,秀看完后,我就迫不及待地借来一睹为快了。


  我真正“认识”马慧娟,是在读了她的新书《溪风絮语》之后。


  《溪风絮语》的扉页上是马慧娟的签名,工整娟秀的三个钢笔字里透着刚毅。溪风是她的笔名,但我更喜欢叫她马慧娟,这个透着浓浓“回族味儿”的名字会让我看到那个朴实倔强的女子,当她发现“长年土地上的劳作让我觉得我生活的地方,天与地都是一个颜色”的时候,为了自己心中的那个梦想,她努力挣扎着,她把小小的手机当做是知心朋友,当做是解除劳累的“灵丹妙药”,甚至当做是一根救命稻草,她要用文字叩开外面世界的大门,用文字抒发自己的喜怒哀乐,用文字为单调平实的生活增添一抹色彩!十几万字的《溪风絮语》里没有华丽的词藻,没有惊心动魄的曲折故事,恰如一缕清风,徐徐吹过,娓娓道来,字里行间记录的都是她和像她一样的农民的日常生活琐事,近似日记,甚至流水账,去镇上取快递,从街的这头走到那头,走到哪儿写到哪儿,看到啥就写啥,想到什么就表达什么,她写父写母写儿女,《母亲与我》、《写在父亲周年忌日》、《婆婆来了》、《我的儿子我的羊》、《关于儿女》写出对他们深深的爱;她写家乡的风土人情,《二哥家的喜事》让我们了解了回族婚礼的习俗,《农闲笔记》又让我们看到了农民劳作的艰辛;她回忆过去更期望未来,《念你如初》、《让我们一起留在黑眼湾》道出了浓浓的友情,《那些年,那些坏》讲述了她小时候缝沙包、做毽子的趣事,我仿佛看到自己小时候的模样……


  同样如水的日子,同样平静的生活,马慧娟和无数个中国普通农民一样生活在田间地头,日升而作,日落而息,生活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但是不同的却是马慧娟用她的眼、她的笔、她的心“拍摄”下了发生在她身边的这一切,“把普通的事坚持下来就是不普通”,正像这本书的序中写的,马慧娟是“泥土里开出的鲜花”,她在恶劣的环境中顽强的生长着,她“要生活,要打工,要种地,要喂牛羊,但也爱文字”,她说“已经没有什么能让我放弃文字了”。


  正如马慧娟自己说的“我是个有小情怀的女人,恋旧,敏感”,外表看似其貌不扬,内心却柔情似水。马慧娟在田间和文字间耕耘,前者是为了生存,后者是因为热爱!


关键词:

上一条:读段蓉萍《回望乾德》
下一条:读《苦难辉煌》有感

友情链接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