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悦读 > 书评 > 正文

读《人生难得是心安——另类西方哲学简史》

2017-11-13 11:11:15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分享到:

  救赎之路

  ——读《人生难得是心安——另类西方哲学简史》

  □刘从进

  人活着活着就忘了自己也会死那么一回事,以为死的只是别人,自己是永远也不会死的;等到了死亡的那一天才幡然醒悟,原来活着的只是别人,自己从来也没有好好地活过。

  然而在哲学家那里却不是这样,死亡是人生的头等大事,所有的哲学问题都可以归结为一个根源:对死亡的恐惧。哲学的终极问题就是人类的有限性及其救赎。为此,哲学家们孜孜以求三个层面的基本问题:一、我们怎样理解这个世界;二、我们应当怎样生活;三、我们怎样才能获得救赎。

  最近到图书馆借了两本上下册的《西方哲学史》,看到边上还有一本《人生难得是心安——另类西方哲学简史》,一翻讲救赎的,有点趣味,就顺带借了。

  本书的作者是法国哲学家、前教育部长吕克·费希,译者是两个台湾人孙智绮和林长杰。全书共六章二百六十页,讲述了人类救赎之路的五个历史阶段。虽然有些绕,但脉络清晰,主题明确,不失为一本可看之书。

  第一个阶段是古希腊时期,以斯多葛学派为代表。那是人类历史的童年,充满了上进和好奇,强调世界和宇宙的本质是一种既公平又美好的和谐秩序,人是其中的一环,是美好宇宙的一部分。即便我们死了,依然存在,只是以另一种方式存在罢了。我们永远都是存在着的,死亡只是一个短暂的过程,所以不必害怕。它强调的是“自救”,做一个有节制不执着不念过去不畏将来,无惧无忧忠实履行自我职责的人。

  第二个阶段是基督教时期。基督教为了安抚死亡给人带来的焦虑所作的许诺是灵魂永生,肉体复活,亲人和朋友可以在天国里团聚;生命不再是希腊时期那种仅仅是物质化的存在,美好得让人难以置信。它的一个重要的显形就是道成肉身,天父把自己的独子派往人间。但它有一个条件就是放弃自我的思考,转而相信上帝,也就是“他者”,把思考让位于信仰和谦卑,从“自救”到“他救”。它的承诺是只有你去相信,按“父”的要求去做,那么你就能得救。实现的途径是“爱”,“爱”上帝,并把对上帝的爱转化为对世人的爱;并由此产生了自由、平等、博爱的现代道德观念。

  第三个阶段是人文主义和近代哲学时期。哥白尼、笛卡尔、伽俐略、牛顿等人推动的科学进步动摇了基督教的基础,科学的发现让人无法再生活在自欺欺人的理念世界中。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提出了对一切的怀疑,悉数破除过去的成见和信仰。而卢梭在人与动物的差异中发现了“人的可完善性”促进了人文主义的诞生。人是世界的中心,是一切道德和政治价值的原则,人类还是要靠自己。理性是一种至高的解放大能,通过启蒙,我们终将变得更自由,更幸福。

  第四个阶段就是后现代时期。以尼采为代表的对人本主义和理性主义的批判,开始了对“人”的摧毁,一切“美好旧价值”都被击得粉碎。尼采是最为激烈和彻底的一个,他在《瞧,这个人》中,这样说:“改良人类?这确实是我最不可能去承诺的一件事。”

  尼采提出生成的无辜并战胜对死亡的恐惧,提出了强力意志和对“大格调”的崇拜。他提出了一种完全入世、无偶像亦无上帝的“永恒回归”的救赎教义,这是一种需要超人才能做到的救赎教义。尼采太可怕,可以说对人类很不友善,然而尼采之后,我们确实已经无法再像从前那样思考了。

  第五个阶段是解构之后的当代哲学时期,以海德格尔为代表。这一时期的哲学走得更远了,海德格尔的“技术世界”登场,意义问题退位,剩下竞争、剥夺和无意义。历史的运行已非人类的意志所能控制,历史其实已如同某种宿命,而且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它在朝好的方向前进。如尼采所说,偶像已死,再无任何理想带动这个世界运行,唯有为运动而运动的绝对必要性,就像一辆自行车,先不管去哪里,只有转动着,才不至于倒下。

  最后作者提出了关于救赎的三个面向:一,宽容思想,超越自我、走出自我,认识并爱他人;二,爱的智慧,个人的独特性是从个别性走向普世性的载体,唯有独特的个人才成为爱的对象,而这并非与生俱来,需要生存和经验历程的积累与锻造;三,悼逝所爱之人,在父母在世时与他们彻底和解。

  人类的长大并没有给自身带来幸福而是更多的困惑。历史发展到今天,希望本已渺茫,祥悦的境界对我们来说越来越可望不可即。我们只是在寻找一个继续活下去的理由,一个有点意思,能欺骗自己,让我们硬着头皮去相信的理由。


关键词:

上一条:评德国小说《我的奇妙书店》
下一条:最后一页

友情链接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