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散文 > 正文

菜籽沟抒怀(上)

2018-07-11 18:26:57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分享到:

□ 雷锦

俗话说:世上最美的路是回家的路,世上最美的景是家乡的景。

仲夏的木垒,百花争艳,万木竞荣,6月22日至23日,我应邀参加原菜籽沟学校首届初中班毕业44年的首次同学聚会,带着梦盼与畅想前往魂牵梦绕的菜籽沟。

我们的车子由县城向英格堡乡的方向驶去。一路上,横亘在菜籽沟南部的巍峨山脉映入我的眼帘,由远及近,渐渐地由模糊变为清晰。我激动得心潮起伏,便叫停了车辆,用手机拍了几张远景。进村的路两旁,农庄田野、青山绿树迎接我们,养心养眼的风景令人心旷神怡。于是,我吟唱 “马儿啊,你慢些走呀慢些走,我要把这壮丽景色看个够……”,随之也泛起了思绪的波浪……

六七十年代的菜籽沟落后贫穷,是一个管辖11个生产小队的大队,我念书、劳动、青年时代就在这里度过。树高千丈,叶落归根。阔别多年今又回乡,我感慨万千,放眼环视,狭长的陵谷,碧绿的盛装覆盖在山坡沟壑,掩饰了我脑海中几十年的岁月风尘,也储存着我孩提时代的凄怆记忆。我思绪的闸门不受时空限制,尽情穿越时光隧道,朝着留痕深处驰骋。

七十年代青涩的我,有美好的向往,也有酸楚的伤感;有绝望的挣扎,也有希望的企盼。我背负家庭出身不好的“黑锅”艰难前行,盼望东方希望曙光的普照。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给穷乡僻壤、给整个社会带来了希望,也使我经历了浴火重生,终于有机会走出山沟谋求提高和发展,一直到了今天。

应该说,我们同班毕业的同学都是命运多舛的一代。求学时期是在背诵语录、兴起“批判浪潮”的岁月中度过的。我们断断续续念完了初三,胸装点墨羞愧难齿,其知识含量与现在同级相比犹如天壤之别,“先天不足”的缺陷,使我常感自愧弗如,留下那个时代让我们负载的尴尬。但这次与初中同学聚会还是“激动和兴奋”成了主旋律,冲淡了过去的苦涩记忆。毕竟我们是山乡“黄埔”第一班,使菜籽沟从此有了土生土长的初中生,也填补了山乡教育史的空白……思绪仍在我的脑海中信马由缰地持续延伸。

“同学们,请下车,我们的母校到了!”喊声打断了我的遐想。下车后,几棵大榆树掩映下的正门旁,竖着一个“木垒书院”的牌子,看得出来,母校已转为他用了,更富书香气息。同学们纷纷在院门口拍照留影,继而入院急于找到当年土木结构三合院的校舍遗迹和记忆中的上课教室、体育活动操场……但时过境迁,早已荡然无存,已是“人是物非”了。同学中似乎流露出些许“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遗憾。在寻觅无踪之后,我们只好在校舍西侧台阶下留了“班级合影”。遥比当年,或因家中有事或因缠病离世,照片已经不再“全员”了。新陈代谢是事物发展的必然规律,人生、校舍只是过往,只求经历,不求留存,忘却曾有的悲欢离合,向前看才能拥抱明媚的阳光,满目的青翠应成为激发聚会情感的优美引擎。

我们再回眸,眼前的校园只有东西走向三排校舍、一排坐西向东的学校办公室了,规模自不如原有的三合院大。但眼前远胜原有校舍质量的砖混结构建筑带来的“新”变化,校园四周茂盛树木和绿色生长的“绿”装点,再加之我们的“初首”资格,我想这就足以引为自豪了。为此,聚会前我专门写了一首《我们从这里走来——菜籽沟学校首届初中班毕业44年同学聚会感怀》的诗歌,把求学母校的经历和感慨酣畅淋漓地一吐为快。

(未完待续)


关键词:

上一条:雨中的朋友
下一条:一窝小鸟

友情链接

博评网